《念头》:存在与时间

《念头》:存在与时间

  小说是最独特的艺术。

世上所有艺术,各有其卓异、精深及伟大,皆足惊天泣鬼、叹为观止,此毋待言也。

但我仍得说,小说在其中独有一异秉,便是惟有它的包罗万象、无远弗届,堪与造物主比美。

小说者,上碧落下黄泉,百态众生、纤心秘境,盖皆出入无禁,自由莫羁,称得上于自然宇宙之外又单辟一艺术宇宙。   故而小说作品与小说家的风貌,也和大千世界一样千姿百态。 人类自有小说以来,尤其晚近一百余年创作突破写实主义瓶颈以来,路径、家数之繁几无以计数。 如今小说,仍如过去那样斤斤于若干绳墨,再无可能。 以我国为例,自上世纪80年代兴其变革之风,一路至今,藩篱屡拆、清规靡荡,小说的艺术探索性、独创性空前释放,而作家各逞其性、率意而为,艺术自觉与自求尽显乱花迷眼之致,个性真正成为了小说写作的本体,确已到有什么样作家便有什么样小说的境地。

  作此感慨,与刻下读储福金长篇新作《念头》关系颇大。 福金,余之老友,读他作品业有二三十年,于其人其文非不谙晓。

不意掩卷《念头》,我竟恍若见他宛然再生。 以往储福金作品给我的印象,温良敦厚、悯人恤灵、察幽烛微,颇具君子之风的同时,备极生活如常的真味。 无论以年龄和创作积累论,或以常理论,他都是功成名就、器局已铸,又何须另辟别途?可是一部《念头》却让我意识到,惯熟之途、老成之技在储福金看来俱不足念。 他拿出来的新作,居然又是自我的决绝开拓和探索。

  关于《念头》,思之再三,自忖惟哲学小说一语可名其质。 作为话题,哲学与小说的关系颇俗烂不堪。 上世纪80年代反思文学曾有所谓哲理小说,托叙事硬塞其作者一二抽象理念,以媚多愁善感之读者。 欧洲启蒙主义时代,亦有径借小说为躯壳、将小说写成哲学讲章的例子。 这些都是对于哲学与小说关系的荼毒,识者不取不屑。 哲学真正融入小说,化为小说的血肉、呼吸与精魂,盖自现代主义起,尤以法、德、意大利语作家擅之。

自那时以来,缘小说而萦思、颖悟生命真谛,渐成现代读者特有的恩惠和享受,也极大改变着人对小说艺术的认知。

但在中国,虽然数十年来小说变革巨大,迄今这却是未获显著进益的方面,当年先锋派作家故弄玄虚的不乏其人,而真正登于哲学之境的小说作品则恕未闻之。

  哲学融入小说,既不是作者凭借故事人物将其一己理念说教于读者,也不是把哲学的演绎从大学讲堂或哲学论文搬到小说中来。 小说之有哲性,在乎它所摹触的生活情状、生命过程,内在地包含非思悟不能解的忧患、扰杂、疑惑、暖昧、挣扎等种种精神困境及奥义。 当一件小说作品,未曾深入于这种层面,勿谓有染乎哲韵。

一言蔽之,所谓哲学小说绝非用小说阐述哲学,而必是创作本身从生活或生命中发启、开采、呈现、灼亮了某种哲学旨喻。   我对《念头》的称道,盖在于此。   《念头》是一个名叫张晋中的人物的故事。

而张晋中,或是迄今我们小说中仅见的从灵魂炼狱和自我确认的角度出现,并被颠来倒去拆解和表现的人物形象。

此类艺术形象,茕茕大者当推歌德笔下著名的浮士德。

浮士德于其一生,在愚智之间、生死之间、善恶之间、美丑之间,出而复入、入而复出,饱受煎熬,令人性之两难与背反穷形尽相,世称浮士德难题。 惟因触及了难字,读者得诸浮士德形象的,方不复止于猎奇,而必鉴及自身,引发对于生命止归的思悟。 我们说,过去中国叙事艺术从小说到戏剧,的确寻不见一个这样的人物。 所幸到了张晋中,这一页终于翻了过去。   然而,身为评论者,援以史例术语指论一番很是轻松,作家却须一切落实为艺术的构筑。

此谈何容易?将哲学与小说相融,使之化为艺术的结晶,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,主题与人物构思只是基础,更棘手的方面在叙事方式。

这种小说势必在架构上要别出心裁、有所创新,使繁多杂芟的寓意、指向、回声整合于某种叙事逻辑,为读者提供进入人物精神世界迷宫的路径。 我在领略张晋中的形象意蕴时,特别注意着作者的结构运思,研究他如何处理这样一个非线性人物的塑造难题。 我惊讶地发现,连这个问题的解决也是巧妙地将艺术与哲学熔于一炉。 海德格尔有名著《存在与时间》,我并不知道储福金构思《念头》时有没有想到过它,但在我看来,这部小说的的确确是以存在与时间的两条线索或两个声部,实现其情节构筑的。

人生阅历、人际交往,是生命的存在层面;年代背景的穿插、往复,则是生命所处的时间状态。

作者通过这样一种双向叙述,不仅赋予小说以艺术上的变化与摇曳,更将生命之主体意志与生存之客体情境之间的撕扯、抗命、迎逆等等冲突之状,一一揭橥。

有时候念头正冒着,突然触及了一个外物,念头便化成了场景。 第六章此语,可谓作者的小说自诠。

念头者,生命意志也;场景者,生存情境也。 人之一生,莫非为此二者所夺所争,而趋善趋恶、是悲是苦或足与不足,惟有静待它们较量的结果。   《念头》还以充沛、炫目的诗性,使我刮目。

比兴之笔比比皆是,比如张晋中之睇碗莲,比如蝴蝶台风来临那天,黎明之际雷电的大段描写。

至少,这不同于我自以为熟悉的储福金。

《念头》带来的惊喜,区区小文盖难尽之。 我只能说,一位作家到了这种年纪,犹能焕然一新、迸发别样的艺术能量,良可慕叹。

<#longshao:sxy_article#>

你还会喜欢:

{主关键词}
允许用教育敕语作教材 日本在野党批评安倍政府

{主关键词}
《焦点访谈》 20150915 “野味”的秘密

{主关键词}
美丽的外相,难看的刺

{主关键词}
《逆天毒妃:傲嬌邪帝,強勢寵!》

{主关键词}
杨澜Ted演隔山观虎斗稿:宽恕的一代将会斥逐来往(4)

{主关键词}
这样穿,才是复古型男的夏天工装靴咔叽复古

{主关键词}
《迪士尼阅读真奇妙》阅读教案 赏析古诗词作文600字

{主关键词}
《焦点访谈》 20150919 多些科普 少些盲从

{主关键词}
2017愚人节弄慎重靠近语应允全 四月一日整人短信应允全

{主关键词}
美团送外卖工资怎么样合肥美团外向岳西招外卖送菜员30名,月工资6000+,冒菜外卖店门店美图,美团怎么给异地订外卖,怎么成为美团外卖骑手

{主关键词}
2017年天津市高考满分作文:解老先生略传

{主关键词}
2019新疆农信社考试资料:考试题库每日一练(五十二) 2019年完本小说排行